NEWS INFORMATION

新闻资讯

文化专栏》小说/《七日妓典》(30-14)

作者:admin 发布时间:2021-08-24
漫画《与时俱进的骗术》   翻摄自日本维基百科 在这个价值错乱的时代,每个人都需要讲述自己的故事,以获得崭新的身份,找回有意义与价值的位置。这部小说借由一个彷徨的青年作家,为了解封性爱的苦闷和对生命的探求,得到一个老政治犯的思想启迪,从此走出思想的困境,进而了解底层人物的心声,揭示存在于台湾社会内部的禁忌和荒诞面相。同时,这也是由压抑的性爱通往政治思想解放的现代喜剧。

第三章 无神论者的视界

无法安放的同情

贺蒙特听著格雷特吴的遭遇,心里升起一股悲凉,但当下,又无法给予恰如其分的安慰。他继而想著,也许聆听他者的痛苦,他者就能稍为得到解放吧。

“在那以后,他们又上门来吗?”贺蒙特探问道。

“有,来过三次。正如之前的那样,他们进入画廊以后,不怎么走动,各自看著墙上的画作。仿佛墙壁就是他们传递情报的镜子。”

“另外,那两个人还守在外面吗?”

“嗯。下雨天,他们照样站在外头,手上撑著一把黑伞。”格雷特吴皱著眉头,似乎不想回忆那个场面,“不知是不是雨天的缘故,我认为,他们的目光是冰冷的,比冬天的寒雨冷得多。”

“这么说,你们最终照过面了?”

“嗯。不过,仅止那麽一次,”格雷特吴说道,“不是那种正式的交会。他们佯装成路过的行人,像是在打量对街的楼房什么的。”

“对街的楼房,有什么特别的标志吗?”

“没什么特别的。如果说,有什么令人醒目景观的话,那就是五楼住户的阳台上那棵九重葛了。它长得枝叶茂盛,开著紫红色的花,煞是好看。我觉得,看著九重葛生机勃然的样子,或多或少能够使人心情愉快些,但是比起抬头看向天空,我更多的是,从门板的窥孔中看向外面。”

“所以,那株美丽的九重葛成了特务份子跟踪的道具了?”

“……”格雷特吴似乎叹了一口气,“想不到,九重葛也被他们利用了。这不是一种讽刺吗?”

贺蒙特对著格雷特吴说,他的朋友查利提曾经是个政治犯,与他的案情相似,因为参加左派倾向的读书会,在神鬼不知的情况下,被车轮党的细胞给渗透了。他挨过残暴的刑求拷打,仍然没有供出同伴的名单,最终坐了五年的苦牢。不过,查利提是个聪明人,他很快地就摆脱贫穷的纠缠,而且很有商业头脑,在那些好时机的年代里,他抓住难得的机会,不到几年的功夫,就赚进和累积了近亿万元的房产。令人敬佩的是,他不是守财奴,而是善用赚来的钱财,做有意义的应用。

“他出狱以后,没有被特务份子跟踪吗?”格雷特吴关注这个问题。“我实在不相信,一个身心俱疲的政治犯,他们能找到什么出路吗?”

“在戒严时期,这是个敏感的问题。不过,出于好奇我还是想问个究竟。他自嘲地说,在车轮党的特务系统看来,因为他不是杰出的艺术家,或者思想锐利的作家,不构成立即的危险性,也没有颠覆政府的具体行动,因而不需要对他长期跟监。他又说,比起写文章批评车轮党的独裁统治,揭露车轮党弊端,他投入做生意的行当,自然比较来得安全,不会引来车轮党的盯梢。但是,你的情况不能相提并论。”

“我们同样身为政治犯有什么不同?”格雷特吴追问道。

“当然不同了。你是批判现实主义的画家,所描绘的社会底层群像,总是那样感人至深,日子久了,就会得到大众的支持,发挥著不可忽视的影响力。换句话说,你们在思想本质上是不同的。查利提成功地成为生意人,他可以摆脱跟监的梦魇,而你的才华和处境却与他相反,车轮党似乎对你不放心,不想放弃对你的监控。”贺蒙特看见格雷特吴陷入沮丧的漩涡里,而且头发没有梳理,显得蓬乱和颓靡,“对了,画廊老板怎么说?他应该了解情况,才雇用你的?不全然是因为赫大头的关系吧?”

“……老板马蒂斯是个有情有义的人,他愿意收留我这样的人,我是非常感激的。所以,我把自己在画廊努力工作,视为是对他的回报。”格雷特吴说著,“不过,就算他有心维护我,他也有顶不过的时候。”

“莫非是特务人员给他施加压力吗?”贺蒙特同情说道,“在这种情况下,他向赫大头抱怨,说你经常无故缺班?”贺蒙特问道。

“应该是吧。”

也许,这情况正如格雷特吴自己所说,一个人只要被打上政治犯的烙印,一辈子就别想把它剔除掉。再说,一个平凡的画廊老板,没有党政军背景的关系撑腰,哪禁得起情治人员经常请喝咖啡的恐怖压力呢?这时候,作为受害者的主体应该主动表示,很识相地辞掉这份差事,退回到自己的洞穴里,以免无辜的雇主受到株连。

那些没有掩体的画作

“对了,你家的电费和水费,真的由童卫国代付的吗?”贺蒙特再次确认。

“嗯。我离开画廊以后,没有固定的收入,心里非常不安。虽然这套公寓是我大姐供我居住的,不向我收取房租,但我总是要弄点什么来赚取生活费吧。于是,我自告奋勇给出版社做插画或者绘制封面。”格雷特吴说道,“即使这样,我的经济状况仍然不见好转。”

“出版社给的费用不高吗?好歹你也是有点名气的画家,他们总不能亏待你啊!”

“我不知道市场行情,说不上到底合不合理。”

“他们怎么支付费用?”

“我回想一下,”格雷特吴闭上眼睛,表情有点痛苦的样子,一道既深且直的皱纹,如一把利刃插在眉心中,“……我记得为播种者出版社绘制书籍封面,他们支付三千元,这样算是合理吗?而且,有许多原画素描都没有还给我。”

贺蒙特承认自己没当过出版社的编辑,不了解当年出版社支付给画家的封面设计费是否合理?但是在他看来,出版社仅有使用权,而不可将原画占为己有,付印之后必须交还给画家。如果格雷特吴的说法属实,那麽出版社的做法,未免太没有商业道德了。多年以前,他的印刷厂老板里斯本向他透露一件秘密:独角兽之火出版社的老板艾蒙尼差点卷款逃往加拿大。这件事情是该出版社的外务员麦克转述的。麦克说,独角兽之火出版社曾经风光一时,后来经营状况出了问题,出版品严重滞销,让他老板艾蒙尼睡不好觉,为未来的日子担忧,为发不出薪水而烦恼。然而,所谓劳动产生智慧,烦恼即是菩提。有一天,艾蒙尼在缺钱危机的刺激下,突然像小沙弥获得大顿悟似的。他连日在报纸上刊登大型历史图书全集广告,用诱人的折扣优惠每套15000元来招揽读者。在那个年代里,那个套书售价不算便宜,几乎要花掉公司职员半个月的薪资。但是,依照艾蒙尼的盘算,只要他手上有4000个读者预约订购,他就有6千万元的进账。这是一笔多么闪亮的巨款啊,绝对能够照耀著他的下半生。进一步地说,他带著6千万元移民到加拿大,保证得以过著优渥的生活。自从他在报纸打出全版图书广告以后,这个伟大的计划便开始让他感到自信起来,对于人生不再沮丧。

奇妙的是,可能是他们家供奉的财神饮酒过量,竟然答应出手搭救,图书广告的效果出奇的好!他原本预计一收到4000个订单,就要远走高飞了,可是实际的情况,却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料。按照麦克的说法,预购的邮政划拨单简直如雪片般飞来,他每天到邮局提取邮政划拨单,拎著的整个大提袋塞得快要膨满出来,因为每一张预购图书全集的邮政划拨单,就自动化约为崭新的纸片大钞。这个计划成功了。与此同时,它也改变了艾蒙尼移民加拿大的计划。不过,艾蒙尼还必须解决一个问题:当初,他打出的图书广告是空炮弹,没有实质的出版内容,仅只是他画给读者充饥的大饼。这就是说,除了白义行捉刀所写的广告文案,全集里一个实体的文字都没生出来。然而,艾蒙尼在出版社混迹多年,毕竟不是个简单的人物,否则他哪构想得出以图书谋取移民的伟大计划呢?于是,他立刻召来最得力的助手胖周瑜白义行,他是独角兽之火出版社历史线的主编,常年与历史作家们有往来,擅长于奉承和伪善的技艺。艾蒙尼相信,以白义行的天份和卓越才干,必定能把事情办得圆满周全。果真,白义行不负重大使命,没多久,他就用最高等级的阵仗迎来了那位历史大师。而这又是极大的宣传机会。独角兽之火出版社趁这机会对外宣称,他们特地为大师设置专室,并提供责任编辑斟茶奉饭,而大师不负所托正式为这套全集开光点眼,带著属于他们制造的圣光进行划时代的伟大工程。

“哎,老弟,出版社的老板需要把事情搞得那麽复杂吗?”格雷特吴淡然的感叹,“说起来,还是你讲义气,我由衷感动。”

“怎么说?”贺蒙特睁大眼睛说道,“莫非你又遇到不愉快的倒楣事?”

“嗯。童卫国每次来我这里,手上拎著一瓶威士忌,说是要请我喝的,一搁下酒瓶,立刻在我的房里搜找一通。他一看见我完成的画作,两只眼睛亮了起来,从来不问我这是否要拿去寄卖的,他就拿在自己的手上了。有些时候,连我半成品的画作,他都要一并带走。他以为我发酒疯什么都不知道,其实他带来的威士忌都是便宜货,我一眼就能看出来。”(未完待续)

作者:()

作家、翻译家,日本文学评论家,著有《日晷之南:日本文化思想掠影》、《日影之舞:日本现代文学散论》、《我的书乡神保町》1-10卷(明目文化即出);小说集《菩萨有难》、《来信》;诗集《抒情的彼方》、《忧伤似海》、《变奏的开端》《迎向时间的咏叹》等。译作丰富多姿,译有川端康成、三岛由纪夫、松本清张、山崎丰子、宫本辉等小说。

上一篇:yobo体育手机版app下载:《天堂M》迎接“鬼怪狩猎祭”!为期四周三大活动内容登场
下一篇:西半部空品拉警报!3测站飙红害、27站亮橘警
扫一扫,关注我们

友情链接 :
 
地址:
电话:
邮箱:
传真:
Copyright © 2004-2011 DEDECMS.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 yobo体育 赣ICP备30021928号-43